2008年5月20日 星期二

詠史詞三

八聲甘州             (宋)  辛棄疾
夜讀︽李廣傳︾,不能寐,因念晁楚老、楊氏瞻約同居山間,戲用李廣事,賦以寄之。
  故將軍飲罷夜歸來,長亭解雕鞍。恨灞凌醉尉,匆匆未識,桃李無言。射虎山橫一騎,裂石響驚弦。落魄封侯事,歲晚田園。 誰向桑麻杜曲,要短衣匹馬,移住南山。看風流慷慨,談笑過殘年。漢開邊、功名萬里,甚當時、健者也曾閒?紗窗外、斜風細雨,一陣輕寒。
︻賞析︼
  本闋詞將李廣的遭遇與詞人的壯志難酬和受排斥打擊聯繫起來,寫李廣,含有對朝廷不重用賢才良將的不滿,詞人的憤懣之情溢於言表。同時也可以看出詞人的志向。詠李廣而暗落己身,寫歷史人物正是為自己作影。

念奴嬌   登建康賞心亭,呈史留守致道   (宋)  辛棄疾
我來弔古,上危樓贏得閒愁千斛。虎踞龍蟠何處是 ?只有興亡滿目。?外斜陽,水邊歸鳥,隴上吹喬木。片帆西去,一聲誰噴霜竹?卻憶安石風流,東山歲晚,淚落哀箏曲。兒輩功名都付與,長日惟消棋局。寶鏡難尋,碧雲將暮,誰勸杯中綠?江頭風怒,朝來波浪翻空。
︻賞析︼
  詞人有感於六朝興亡的遺事,特別回憶起東晉的歷史人物謝安,他為國家抗外敵建功,晚年卻遭到讒逐。這是詞人借古人的酒杯,澆自己胸中的塊壘,表達詞人的憂國之心。詞的格調悲壯沉鬱,激情豪放。由於許多寫景詞句都帶有象徵性,所以又具有含蓄蘊藉、融情於景的特點。

漢宮春   會稽蓬萊閣懷古         (宋)  辛棄疾
秦望山頭,看亂雲急雨,倒立江湖。不知雲者為雨,雨者雲乎。長空萬里,被西風、變滅須臾。回首聽、月明天籟,人間萬竅號呼。  誰向若耶溪上,倩美人西去,麋鹿姑蘇。至今故國人望,一笴歸歟。歲云暮矣,問何不、鼓瑟吹竽?君不見、王亭謝館,冷煙寒樹啼烏。
︻賞析︼
  本闋懷古詞,上闋寫景,下闋懷古傷今。詞人從正反兩面總結歷史的經驗與教訓。結穴處,又借景物點染,將昔日的繁榮與今日的荒涼對比描寫,亦足令人深思。是一闋懷古詞的佳作。

南鄉子   登京口北固亭有懷      (宋)  辛棄疾
  何處望神州?滿眼風光北固樓。千古興亡多少事?悠悠,不盡長江滾滾流?年少萬兜鍪,坐斷東南戰未休。天下英雄誰敵手 ?曹劉,生子當如孫仲謀。
︻賞析︼
  詞人在詞中極力描繪孫權的英姿,正是南宋特有的社會心裡反應。孫權稱雄江東,敢與曹操對抗,而南宋皇帝,竟沒有一個孫權式的人物,令人感愴。
    永遇樂   京口北固亭懷古      (宋)  辛棄疾
 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,孫仲謀處。舞榭歌臺,風流總被,雨打風吹去。斜陽草樹,尋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。想當年,金戈鐵馬,氣吞萬里如虎。  元嘉草草望中猶記,烽火揚州路。可堪回首,佛狸祠下,一片神鴉社鼓。憑誰問:廉頗老矣,尚能飯否?
︻賞析︼
  本闋懷古詞的上闋,詞人對三國時的孫權和宋武帝流域的當年功業,給以高度評價,特別對劉裕的北伐,寫得有聲有色。但下闋「元嘉草草」數句,卻轉筆寫宋文帝的北伐失敗,在南宋開禧北伐的前夕,詞人這樣寫,似乎有煞風景,其實不然,開禧北伐,擔任總指揮的是韓侘胄,辛棄疾對韓的獨攬朝政與輕敵冒進是有所了解的,對開禧北伐的結果如何,他依然憂心忡忡。本闋詞思想內容十分深厚,風格沉鬱頓挫,是膾炙人口、傳誦千古的名篇。

    漢宮春   次韻稼軒蓬萊閣       (宋)  姜 夔
  一顧傾吳,苧蘿人不見,煙杳重湖。當時事如對弈,此亦天乎?大夫仙去,笑人間千古須臾。有倦客、扁舟夜泛,猶疑水鳥相呼。
秦山對樓自綠。怕越王故壘,時下樵蘇。只今倚欄一笑,然則非歟?小叢解唱,倩東風,為我吹竽。更坐待、千巖月落,城頭眇眇啼烏。
︻賞析︼
  本闋詞的寫作時間與背景,大體與辛棄疾的原做相同,詞中所詠的西施入吳、越滅吳、大夫范蠡功成身退等歷史事件,也大體與辛棄疾之詞相似。「怕越王故壘,時下樵蘇」,亦有千古興亡之嘆,但詞人的人生態度與辛棄疾不同,心詞慷慨悲壯,處處流露積極用世的精神;白石之作,則較清空,在歷史興亡的嘆喟中,流露出歸隱江湖的志向。

    滿江紅   赤壁懷古          (宋)  戴復古
  赤壁磯頭,一番過,一番懷古。想當時,周郎年少,氣吞區宇。萬騎臨江貔虎噪,千艘炬魚龍怒。卷長波,一鼓困曹瞞,今如許?
江上渡,江邊路。形勝地,興亡處。覽遺跡,勝讀史書言語。幾度東風吹世換,千年往事隨潮去。問道旁、楊 ?為誰春,搖金縷。
︻賞析︼
  本闋詞與蘇東坡的︽赤壁懷古︾是同題之作,但寫法和角度與蘇詞不同。蘇詞中的周瑜形象,著墨較多;此詞寫周郎,僅寫他「氣吞區宇」的英雄氣概。對於赤壁大戰的描繪,蘇詞僅有「談笑間,檣櫓灰非湮滅」一句。復古詞卻用濃墨重彩,極力渲染氣氛,繪生繪色地描繪出吳蜀聯軍的高昂士氣,寫出了火燒曹軍連船的激烈水戰。復古生當南宋之末,宋朝的國勢遠不如蘇事的時代,故懷古傷筋的時代感傷,更甚於蘇詞。


    念奴嬌              (宋)  吳 淵
  我來牛渚,聊登眺、客裡襟懷如豁。誰著危亭當此處,占斷古今愁絕。江勢鯨奔,山形虎踞,天險非人設。向來舟艦,曾掃百萬捐羯。
追念照水然犀,男兒當似此,英雄豪傑。歲月匆匆喎不住,鬢已星星堪鑷。雲暗江天,煙昏淮地,是斷魂時節。闌干捶碎,
酒狂忠憤俱發。
︻賞析︼
  本詞結穴處的垂闌動作,把詞人壯志未酬而華髮已生的心情,表現得十分突出。再古與今的對比聯繫中,流露出深沉的歷史敢與現實感,使此詞具有豪邁雄渾、悲壯蒼涼的藝術風格。

    人月圓              (宋)  吳 激
  南朝千古傷心事,唱《後庭花》。舊時王謝,堂前燕子,飛向誰家?恍然一夢,仙肌勝雪,宮警堆鴉。江州司鳥,青衫淚濕,同是天涯。
︻賞析︼
  本闋詞從字面與用典看,與喟嘆六朝興亡的詠史之作沒什麼兩樣。而且多是概括唐人詠史詩句而成。詞中雖有以古傷心的哀惋,然而其描寫了一位宋朝宗室女子的身世,又融入了詞人自己被羈留金朝的遭際,詠史便成了本闋小令的外在形式,或可看做比擬,實際上感懷成分居多。

    鶯啼序   重過金陵         (宋)  汪元量
  金凌故都最好,有朱樓迦遞。嗟倦客,又此憑高,檻外已少佳致。更落盡梨花,飛盡楊花,春也成憔悴。問青山,三國英雄,六朝奇偉?  麥甸葵丘,荒臺敗壘,鹿豕銜枯薺。飛潮打孤城,寂寞斜陽影裡。聽樓頭,研笤怨角,未把酒、愁心先醉。漸夜深,深,月滿秦淮,煙籠寒水。  淒淒慘慘,冷冷清清,燈火渡頭市。慨商女不知興廢,隔江猶唱《庭花》,餘音亹亹。傷心千古,淚痕如洗。烏衣巷口菁蕪路,認依稀,王謝舊鄰里。臨春結綺,可憐紅粉成灰,蕭索白楊風起。  因思疇昔鐵索千尋,漫沈江底。揮羽扇、障西塵,便好角巾私第。清談到底成何事?回首新亭,風景今如此。楚囚對泣何時已,嘆人間,今古真兒戲!東風歲歲還來,吹入鍾山,幾重蒼翠。
︻賞析︼
  本闋詞是詞中的長調,共分四片,詞的容量很大,它概括了劉禹錫︽金陵五題︾、杜牧︽夜泊秦淮︾等近十首六朝興亡的詩歌。可以說是集「金陵懷古」詩詞之大成。詞人先從憑高所見的金陵景物寫起,從而引出對三國英雄、六朝奇偉之士的疑問與緬懷,從而轉入詠史懷古。他用虛實結合的手法,錯落有致地把金陵景物與歷史興亡作了詳盡的鋪敘,並從中抒發了深沉的感慨,有亡國之痛和黍離之悲。而且處處聯繫事實,用典與寫景均代象喻性。此詞雖長,卻能渾然一體,思路明晰,層次井然。

雨中花慢   代州南樓          (宋)  趙 可
  雲朔南陲,全趙幕府,河山襟帶名藩。有朱樓縹緲,千雉回旋。雲度飛狐絕險,天圍紫塞高寒。弔興亡遺蹟,咫尺西凌,煙樹蒼然。  時移事改,極目傷心,不堪獨倚危欄。稚是年年飛雁,霜雪知還。樓上四時長好,人生一世誰閒。
故人有酒,一高尊興,不減東山。
︻賞析︼
  本闋懷古詞,是詞人仕金以後的作品。趙可因入仕金朝,內心深處不免有漸恥之感,詞中表現的山河淪喪的故國之慟,正是這種心情的流露。當詞人登上代州城樓,想到這歷史上有名的代州,曾是春秋時代趙國的領地,城樓四周,不乏千古興亡的遺跡,眼下這大好山河,已淪入異族之手,自己也緬顏仕金,無法回到南方去,不免極目傷心。

    沁園春   題潮陽張許二公廟       (宋)  文天祥
  為子死孝,為臣死忠,死又何妨。自光嶽氣分,士無全節;君臣義缺,誰負剛腸?罵賊張巡,愛君許遠,留取聲名萬古香。後來者,
無二公之操,百煉之鋼。  人生翕?云亡,好烈烈蟲蟲做一場。使當時賣國,甘心降虜,受人唾罵,安得流芳。古廟幽沈,儀容儼雅,枯木寒鴉幾夕陽。郵亭下,有奸雄過此,仔細思量。
︻賞析︼
  此詞風骨甚高,不可以常詞觀之。自裡行間,自有一種凜然正氣在。

    西江月   題邯鄲王化呂仙翁祠堂     (金)  完嚴從鬱
  壁濃何人舊字,爐寒隔歲殘香。洞天人去海茫茫,玩世仙翁已往。  西日長安道遠,春風趙嘯臺荒。行人誰不悟黃粱?依舊紅塵陌上。
︻賞析︼
  此詞上卻以呂仙翁祠堂的荒涼破敗,寫人去樓空,物是人非的感嘆。下闋借長安道遠,趙國臺荒的今古興廢,抒發了作者浮生若夢,名利富貴都只是過眼煙雲的出世思想。全詞由景及情、虛實結合,由懷古自然生發到抒情,層次分明,用典貼切,毫無雕琢痕跡。

    三奠子   留襄州            (金)  高 憲
  上楚山高處,回望襄州。興廢事,古今愁草封諸葛廟,煙鎖仲宣樓。英雄骨,繁華夢,幾荒邱。  雁橫別浦,鷗戲芳洲。花又老,水空流。昔人何處在,倦客若為留 ?習池飲,龐陂釣,鹿門游。
︻賞析︼
  上闋即景生情,作者登高放眼,閱盡人生興衰,傷感頗深。下闋,詞人面對大好秋光,流露出不問世事、及時行樂的出世思想。作者身處宋金動亂之末世,略帶頹廢的情緒通過以古傷今的形式發洩出來,在所難免。全詞以三字短句為主,節奏明快,聲留韻轉,琅琅上口。
    大江東去   滕王閣           (金)  高 永
  閒登高閣,嘆興亡,滿目風塵煙士。畫棟珠簾當日事,不見朝雲暮雨。秋水長天,落霞孤鶩,千載名如故。長空澹澹,去鴻嘹唳誰數。  遙憶才子當年,如椽健筆,坐上題佳句。物換星移知幾度,遇恨西山南浦。往事無憑,昔人安在,何處尋歌舞。長江東注,為誰流盡千古。
︻賞析︼
  本闋詞以撫今追昔之法,將登臨之感和興亡之嘆結合起來描寫,主題鮮明突出,筆法錯落有致。遣詞造句大半檃栝︽滕王閣序︾,但卻寫得流利自然,無斧鑿痕跡。文詞豪放,曾著稱於一時。

江城子   嵩山中作           (金)  元好問
  眾人皆醉屈原醒。笑劉伶,酒為名。不道劉伶,久矣笑螟蛉。死葬糟丘殊不惡,緣底事,赴清泠?  醉鄉千古一升平。物忘情,我忙形。相去羲皇,不道一牛鳴。若見三閭憑寄語,尊有酒、可同傾。
︻賞析︼
  此詞表面上調侃古人,以屈、劉的醒醉對比,抒發醉中長樂、醒不如罪的喟嘆,看似玩世不恭,實為借酒消愁,是難以忘懷國事家事,而又無可奈何的一種自嘲。此詞的藝術構思新穎奇特,以醒醉的鮮明對比巧妙地把典故融入詞中,渾然一體。

    木蘭花慢   游三臺         (金)  元好問
  渺漳流東下,流不盡,古今情。記海上三山,雲中雙闕,當日南城。黃星,幾年飛去,淡春陰平野草青青。冰井猶殘石甃,露盤已失金莖。  風流千古《短歌行》,慷慨缺壺輩。想釃酒臨江,賦詩鞍馬,詞氣縱橫。飄零,舊家王粲,似南飛烏鵲月三更。笑殺西園賦客,壯懷無復平生。
︻賞析︼
  上闋以古今情冠領全詞,面對逝者如斯的漳河水,緬懷三臺當日的繁榮;觸目於如今的殘井野草,怎能不對千古興廢別有一番感嘆呢?下闋作者由追懷橫槊賦詩、稱雄一時的政治家曹操,想到曾經飄零無主的王粲,中就能遇上英主而施展才華,抒發了詞人對自己生不逢時,身世飄零的感嘆。詞以時空交錯手法濃縮歷史,使全詞內涵豐富,沉鬱悲涼。

    水調歌頭   汜水故城登眺      (金)  元好問
  牛羊散平楚,落日漢家營。龍怒虎擲何處 ?野蔓罥荒城。遙想朱旗回指,萬里風雲奔走,慘澹五年兵。天地入鞭箠,毛髮懍威靈。  一千年,成皋路,幾人經?長河浩浩東流,不盡古今情。誰謂麻池小豎,偶解東門長嘯,取次論韓彭!慷慨一尊酒,洶次若為平。
︻賞析︼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