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5月20日星期二

友誼詞

謫仙怨 唐.劉長卿
晴川落日初低,惆悵孤舟解攜。鳥向平蕪遠近,人隨流水東西。
白雲千里萬里,明月前溪後溪。獨恨長沙謫去,江潭春草萋萋。
賞析:這闋詞有兩個詞題:一作「苕溪酬梁耿別後見寄」,一作「答秦徵君、徐少府春日見集苕溪,酬梁耿別後見寄六言。」可知這闋詞是寄贈梁耿的。梁耿為作者的朋友。竇弘餘《廣謫仙怨序》稱劉長卿作詞後,「吹知為曲,意頗自得」。詞中對友人的貶謫寄以深切的同情,其中「千里萬里」、「前溪後溪」,運用民歌語言,通俗而不失典雅。
酒泉子 五代.南唐.馮延巳
芳草長川,柳映危橋橋下路。歸鴻飛,行人去,碧山邊。
風微煙淡雨蕭然。隔岸馬嘶何處。九迴腸,雙臉淚,夕陽天。
賞析:這闋詞寫作者送別友人之後傷感悲涼的情景。從「柳映」的晴天到「蕭然」的陣雨及雨後的「夕陽」欲下,不但點出了時間、地點,而且通過自然景觀的曾曾變化,展現出作者內心世界感情的逐布深化。
歸自謠 五代.南唐.馮延巳
寒水碧,江上何人吹玉笛,扁舟遠送瀟湘客。
蘆花千里霜月白,傷行色,來朝便是關山隔。
賞析:這闋詞寫江邊為友人送別。上闋用寒山碧水、玉笛聲聲點染送別的憂傷情景。下闕遙想友人路途的愁悵,以及日後重山阻隔、再難相見的哀愁。創造出一種迷離惝恍的優美境界,情景交融,感情深摯。
上行杯 五代.荊甫.孫光憲
離棹逡巡欲動。臨極浦,故人相送。去住心情知不共。
金船滿捧。綺羅愁。絲管咽。回別,帆影滅。江浪如雪。
賞析:這是一闋送別詞,上闋的「去住心情知不共」、下闋的「回別。帆影滅。江浪如雪」,把主客因離別而黯然魂銷的心情惟妙惟肖地表現出來。王闓運評孫光憲的詞「常語常景,自然風采」。
玉蝴蝶 宋.柳永
望處雨收雲斷,憑闌悄悄,目送秋光。晚景蕭疏,堪動宋玉悲涼。水風輕、 蘋花漸老,月露冷、梧葉飄黃。遣情傷。故人何在?煙水茫茫。
難忘。文期酒會,幾孤風月,屢變星霜。海闊山遙,未知何處是瀟湘!念雙燕、難憑遠信,指暮天、空識歸航。黯相望。斷鴻聲裡,立盡斜陽。
賞析:這闋慢詞抒寫秋雨後思念故人之情,上闋由眼前之景引發出對朋友的懷念,下闋由「文期酒會」的美好回憶又回到眼前孤獨的秋景。本詞善於融化前人詩詞的意境,構造出自己新的形象,語言「明白而家常」卻不淺俗。


竹馬子 宋.柳永
登孤壘荒涼,危亭曠望,靜臨煙渚。對雌霓掛雨,雄風拂檻,微收煩暑。漸覺一葉驚秋,殘蟬噪晚,素商時序。覽景想前歡,指神京,非霧非煙深處。
向此成追感,新愁易積,故人難聚。憑高盡日凝佇。贏得消魂無語。極日霽靄霏微,暝鴉零亂,蕭索江城暮。南樓畫角,又送殘陽去。
賞析:這闋詞寫作者晚年漫游江南時寫的。上闋側重寫景,描寫登上殘壁廢壘,極目遠望的景象。下闋以抒情為主,抒發思念友人的離愁別緒,作者多次運用雙聲疊韻詞,又於句間用韻,下闋的「新愁易積、故人難聚」尤為警茦,將友人之間因離別而舊情難忘,轉添新愁,又難於歡聚,新愁倍增。
相思令 宋.張先
蘋滿溪。柳繞堤。相送行人溪水西。回時隴月低。
煙霏霏。風淒淒。重倚朱門聽馬嘶。寒鷗相對飛。
賞析:這闋詞寫送別,上闋寫送別時,下闋寫送別後,全詞共八句,句句押韻,用平聲的微、齊韻部,讀來流轉自如。
漁家傲 和程公辟贈別 宋.張先
巴子城頭青草暮,巴山重疊相逢處。燕子占巢花脫樹,杯且舉,瞿塘水闊舟難渡。
天外無門清霅路。君家正在吳門住,贈我柳枝情幾許。春滿縷,為君將入江南去。
賞析:詞作上闋點染朋友相別時的景象,下闋抒寫惜別的情懷,尤其是結尾為君帶柳歸鄉的意趣更為委婉動人,唐圭璋《唐宋詞簡釋》評論這闋詞「疏蕩有韻」。
喜遷鶯 宋.晏殊
花不盡,柳無窮,應與我情同。觥船一棹百分空,何處不相逢。
朱弦悄,知音少,天若有情應老。勸君看取利名場,今古夢茫茫。
賞析:上闋「觥船一棹百分空」,勸朋友一醉消百愁,表現出摯友滿懷深情的特別關照。下闋「勸君看取利名場,今古夢茫茫」,再次相勸,則以自已多年來擠身上層的深切體驗來談,上闋勸之以情,下闋勸之以理。使作者與朋友的友誼不只停留在一般的交往層面,而是昇華到了探討、交流人生觀的高度。
踏莎行 宋.晏殊
祖席離歌,長亭別宴。香塵已隔猶回面。居人匹馬映林嘶,行人去棹衣波轉。
畫閣魂消,高樓目斷。斜陽只送平波遠。無窮無盡是離愁,天涯地角尋思遍。
賞析:這闋詞從這餞別酒席寫到依依上路,再寫到別後盼歸,(明)王世貞《藝苑卮言》稱「斜陽只送平波遠」句為「淡語之有致者也。」也就是說,詞語雖平淡,但有悠悠遠意。這裡傳達給讀者的是一種深層次的細膩感受。唐圭璋《唐宋詞簡釋》稱這闋詞「足抵一篇《別賦》」。


賀聖朝 留別 宋.葉清臣
滿斟綠醑留君住,莫匆匆歸去。三分春色二分愁,更一分風雨。
花開花謝,都來幾許?且高歌休訴。不知來歲牡丹時,再相逢何處?
賞析:這闋留別詞以「別時容易見時難」為主旨,上闋的「三分春色二分愁,更一分風雨」,雖習用情景交融的手法,但設想新奇別致,作者將春分等分為三份,二份愁將一份風雨,這裡的春色實際上等於愁上加愁。而春光所以失色,就因為摯友將遠行。後來蘇軾的《水龍吟》(次韻章質夫楊花詞)就脫胎於本詞這一佳句,其詞云:「春色之分,二分塵土,一分流水。」可見這闋詞在當時的影響。本詞先是敘別離之愁,轉而用「且高歌休訴」來寬慰情懷,然而借酒澆愁愁更愁,結尾又是相逢無期浩嘆。極有層次地寫出了友人別離之際的矛盾心情。
朝中措 送劉仲原甫出守維揚 宋.歐陽修
平山闌檻倚晴空,山色有無中。手種堂前垂柳,別來幾度春風。
文章太守,揮毫萬字,一飲千鍾。行樂直須年少,尊前看取衰翁。
賞析:這是一闋餞行詞,詞作上闋追憶舊時揚州的景物生活,下闋讚賞劉敞的博學多才和豪爽性格,結尾抒發人生感嘆。清人黃了翁評約:「感慨之意,見於言外。」
浪淘沙 宋.歐陽修
把酒祝東風,且共從容,垂楊紫陌洛城東。總是當時攜手處。游遍芳叢。
聚散苦匆匆,此恨無窮。今年花勝去年紅。可惜明年花更好,知與誰同。
賞析:這闋詞即是因友人離去而感嘆人生聚散無常的。上闋寫春日與朋友在洛陽舊地重遊的快樂與思緒,下闋寫朋友分別的孤獨悲傷,結尾嘆惜來日渺茫不可預料,友人相聚無期。將別情熔鑄於賞花之中,把三年的花開加以比較,層層推進,以惜花寫惜別,構思新巧。近人俞陛雲在《宋詞選釋》中評說:「因惜花而懷友,前歡寂寂,後會悠悠,至情語以一氣揮寫,可謂情深如水,行氣如虹矣。」詞中「聚散苦匆匆,此恨無窮」,既是一時的感慨,又道盡了千古的離愁別恨。
少年游 宋.晏幾道
離多最是,東西流水,終解兩相逢。淺情終似,行雲無定,猶到夢魂中。
可憐人意,薄於雲水,佳會更難重。細想從來,斷腸多處,不與者番同。
賞析:詞旨抒寫離別的怨情,全詞連續運用三個遞進結構的比喻,一是雙水分流,最後還會相匯。與「朝為行雲」的神女歡會於夢中。只有人情,薄於雲水。於是引出「斷腸多處,不與者番同」的嘆息。詞作塑造了一個不管朋友如何薄情地待己,自己卻始終對友人充滿友好和期待的「癡」人形象。
卜算子 送鮑浩然之浙東 宋.王觀
水是眼波橫,山是眉峰聚。欲問行人去那邊?眉眼盈盈處。
才始送春聯,又送君歸去。若到江南敢上春,千萬和春住。
賞析:這闋詞是作者為送友人鮑浩然回歸浙東而作的。其中「眉眼盈盈處」,一語雙關,既指江南風景之地,又暗指友人家中望眼欲穿的親人。再「千萬和春住」,也不僅是指美好的春光,還可以看作是和暖如春的家人團聚生活。無怪王灼《碧雞漫志》評王觀詞說:「新麗處與輕狂處,皆足驚人。」
西江月 平山堂 宋.蘇軾
三過平山堂下,半生彈指聲中。十年不見老仙翁,壁上龍蛇飛動。
欲弔文章太守,仍歌楊柳春風。休言萬事轉頭空,未轉頭時皆夢。
賞析:這闋詞將抒情,敘事和議論結合一體,語真情摯,表現了作者對歐陽修刻骨銘心的崇敬與懷念,「休言萬事轉頭空,未轉頭時皆夢」,翻白居易詩意,對人生的理解更加深刻,使詞作富有哲理的深度。
臨江仙 送王緘 宋.蘇軾
忘卻成都來十載,因君未免思量。憑將清淚灑江陽。故山知好在,孤客自悲涼。
坐上別愁君未見,歸來欲斷無腸。慇懃且更盡離觴。此身如傳舍,何處是吾鄉。
賞析:詞作匯集了蘇軾的種種複雜感情,既有送別的愁悵,又有悲悼亡妻的哀痛,還有對故鄉的牽掛和仕途遭排擠的失落感,「此身如傳舍,何處是吾鄉」,則有參透人生,看破紅塵,尋求徹底解脫的意味。
臨江仙 送錢穆父 宋.蘇軾
一別都門三改火,天涯踏盡紅塵。依然一笑作春溫。無波真古井,有節是秋筠。
惆悵孤帆連夜發,送行淡月微雲。尊前不用翠眉顰。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
賞析:詞的上闋稱讚錢穆父「踏盡紅塵」又能不為得失所動的曠達情懷,操守風節不隨波逐流的可貴品格。下闋寫月夜送行,作者強抑悲愁,勉為達觀之語,勸朋友不必為暫時的離別傷情,也不必在意仕途的升沉得失。結尾帶有道家的思想傾向。
南鄉子 送述古 宋.蘇軾
回首亂山橫,不見居人只見城。誰似臨平山上塔,亭亭,迎客西來送客行。
歸路晚風清,一枕初寒夢不成。今夜殘燈斜照處,熒熒,秋雨晴時淚不晴。
賞析:這闋詞能夠從人生常見的聚散之中展示出特殊環境裡的真情摯意。上闋「誰似臨平山上塔」幾句,用客觀的無情之物反襯出作者與友人深深惜別的主觀之情。下闋則用「夢不成」和「淚不晴」,層層深化地寫出友人去後自己的孤獨和綿綿不絕的思念之情。
八聲甘州 寄參寥子 宋.蘇軾
有情風萬里卷潮來,無情送潮歸。問錢塘江上,西興浦口,幾度斜暉?不用思量今古,俯仰昔人非。誰似東坡老,白首忘機。
記取西湖西畔,正春山好處,空翠煙霏。算詩人相得,如我與君稀。約他年、東還海道,願謝公雅志莫相違。西州路,不應回首,為我霑衣。
賞析:「有情風萬里卷潮來,無情送潮歸」,氣象開闊,在風潮來去之間,隱寓著人世上的盛衰離合。「幾度斜暉」數句,又暗指兩人數年間多次共同觀潮的歡樂往事。下闋則更充滿懷念之情地憶起兩人徜佯於西湖之畔,引出「算詩人相得,如我與君稀」的感嘆。結尾引謝安典,表達自己想同友人一道超然物外,寄情山水的歸隱之心。
蝶戀花 暮春別李公擇 宋.蘇軾
簌簌無風花自墮。寂寞園林,柳老櫻桃過。落日有情還照坐,山青一點橫雲破。
路盡河回人轉舵。繫纜漁村,月暗孤燈火。憑仗飛魂招楚些,我思君處君思我。
賞析:上闋一味寫景,然而句句傳達出深情,寫寂寞園林的落花,使人感到的是人的寂寞惆悵;寫落日照坐之有情、青山橫雲之變態,亦使人感到主客二人不忍分手。下闋寫送別,又遙想別後友人孤獨行舟的情景。結尾一句「我思君處君思我」,是全詞的高潮和主旨,將朋友間懇切深摯的友情濃縮在一句直白的話語中。
永遇樂 宋.蘇軾
長憶別時,景疏樓上,明月如水。美酒清歌,留連不住,月隨人千里。別來三度,孤光又滿,冷弱共誰同醉?捲珠簾,淒然顧影,共伊到明無寐。
今朝有客,來從淮上,能道使君深意。憑仗清淮,分明到海,中有相思淚。而今何在?西垣清禁,夜永露華侵被。此時看、迴廊曉月,也應暗記。
賞析:這闋詞卻別出新意,通篇皆從友人的角度設想置詞,使人感覺撲朔迷離。「憑仗清淮,分明到海,中有相思淚」數句,詞面上寫友人念我之情切,實際自己能看出淮水中有朋友的相思之淚,又反映出作者念我之情深。詞作通篇以月為抒情意脈,借明月以寄相思。先是「明月如水」繼而「月隨人千里」,共友人「到明無寐」的也是明月,而結篇的「迴廊繞月」更讓人離愁倍添。
虞美人 宋.蘇軾
波聲拍沉長淮曉,隙月窺人小。無情汴水自東流,只載一船離恨向西州。
竹溪花浦曾同醉,酒味多於淚。誰教風鑒在塵埃,醞照一場煩惱送人來。
賞析:上闋的「隙月窺人小」,不言人望月,但說月窺人,見出妙趣,而且這一細節,傳神地再現出友人分別後長夜難眠的情景。「無情汴水自東流,只載一船離恨向西州」,作者將離恨物化,變成可以裝載在船,運到遠方的東西。下闋的「酒味多於淚」、「誰教風鑒在塵埃,醞照一場煩惱送人來」。都簡明而意深,使得這闋詞在眾多贈別詞中翻出新意。
菩薩蠻 宋.舒亶
畫船捶鼓催君去,高樓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為情,西江湖欲平。
江湖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賞析:開篇兩個對句便是兩個極主動的畫面,一邊是擊鼓催促開船,一邊是把酒慇懃挽留,一催一留,寫盡了主客臨別而不忍別的情意。結尾又將祝酒辭引入,明白如話且情義深長,寄無限希望於未來。
琴調相思引 送范殿監赴黃崗 宋.賀鑄
終日懷歸翻送客,春風祖席南城陌。便莫惜離觴頻卷白。動管色,催行色;動管色,催行色。
何處投鞍風雨夕?臨水驛,空山驛;臨水驛,空山驛。縱明月相思千里隔。夢咫尺,勤書尺;夢咫尺,勤書尺。
賞析:開篇「終日懷歸翻送客」,點明作者是客中送客,餞別酒席也寫得有聲有色,主客雖在頻頻舉杯,促催上路的悲涼樂曲已經奏了一曲又一曲了,令讀者有一種緊張不安,悵然若失的感覺。下闋作者為友人的山程水驛而慇慇掛懷。「臨水驛,空山驛」的反復詠嘆,將作者對友人關心備至、意馳神隨的心情表達得十分傳神。
臨江仙 宋.晁沖之
憶昔西池池上飲,年年多少歡娛。別來不寄一行書。尋常相見了,猶道不如初。
安穩錦屏今夜夢,月明好渡江湖。相思休問定何如。情知春去後,管得落花無?
賞析:上闋的「別來不寄一行書。尋常相見了,猶道不如初」,不是對朋友的責難,而是寫特定政治環境下,這批逐臣遷客心有顧忌,不敢貿然通消息的嚴酷局面。正因如此,才過渡到下闋「安穩錦屏今夜夢,月明好渡江湖」的夢中尋友、夢中相會的情景,結尾則慨嘆政治上的「春天」已過,他們這些「落花」的命運還堪聞問嗎?語極沉痛。
點絳脣 宋.王安中
峴首亭空,勸君休墮羊碑淚。宦游如寄,且半山翁醉。
說與鮫人,莫解江皋珮。將歸思,暈紅縈翠,細織回文字。
賞析:上闋用晉代名將羊祜、山簡鎮首襄陽時的典故,下闋戲擬思婦口吻,用「莫解江皋珮」、「細織回文字」寄託思念之情。
虞美人 雨後同干譽、才卿置酒來禽花下作 宋.葉夢得
落花已作風前舞,又送黃昏雨。曉來庭院半殘紅,惟有游絲、千丈罥晴空。
殷勤花下同攜手,更盡杯中酒。美人不用斂蛾眉,我亦多情、無奈酒闌時。
賞析:上闋以景寄情,作者在詞中卻不直寫,而將落花翻於主動,花在風前飛舞,又送黃昏之雨,立意新而格調雅。下闋重在抒情,朋友攜手於花下,置酒高會,然而酒闌人散之際,留戀之情難於排遣。
臨江仙 送光州曾使君 宋.周紫芝
記得武陵相見日,六年往事堪驚。回頭雙鬢已星星。誰知江上酒,還與故人傾。
鐵馬紅旗寒日暮,使君猶寄邊城。只愁飛詔下青冥。不應霜塞晚,恆槊看詩成。
賞析:上闋寫舊友闊別重又相見,惜鬢髮已白,感慨往事,不堪往事。下闋緊扣光州寫來,光州地處淮河南側,是接近全國的邊防重鎮。詞作欲將朋友刻畫成一位文韜武略、帶領將士鎮守邊關的英雄人物,意在鼓勵友人建功立業於邊塞,以報效國家。
浪淘沙 宋.幼卿
目送楚雲空,前事無蹤。漫留遺恨鎖眉峰。自是荷花開較晚,孤負東風。
客館嘆飄蓬,聚散匆匆。揚鞭那忍驟花驄。望斷斜陽人不見,滿袖啼紅。
賞析:這闋詞表現了作者對表兄的真摯友情,詞作感情真切,不事雕琢,哀婉而低徊,令讀者為之落淚。
水調歌頭 呈漢陽使君 宋.王以寧
大別我知友,突兀起西州。十年重見,依舊秀色照清眸。常記鮚碕狂客,邀我登樓雪霽,杖策擁羊裘。山吐月千仞,殘夜水明樓。
黃梁夢,未覺沉,幾經秋。與君邂逅,相逐飛布碧山頭。舉酒一觴今古,嘆息英雄骨冷,清淚不能收。鸚鵡更誰賦,遺恨滿芳州。
賞析:這闋詞記敘了作者與好友漢陽使君的深厚情誼。二人闊別十年後,又相會於大別山故地,不禁懷古撫今,感慨萬千。全篇豪情激蕩,筆墨飛動,將自然環境與作者的主觀感情有機地結合在一起,感人至深。
虞美人 大光祖席,醉中賦長短句 宋.陳與義
張帆欲去仍搔首,更醉君家酒。吟詩日日待春風,及至桃花開後卻匆匆。
歌聲頻為行人咽,記著樽前雪。明朝酒醒大江流,江載一船離恨向衡州。
賞析:這闋詞在寫法上很別致,緊扣別宴,前貫後聯,通過宴會上的別酒離歌,追懷往事,推想將來,其對友人的一片真情感人至深。此外,全詞佳句疊出,除「吟詩日日待春風,及至桃花開後卻匆匆」外,「明朝酒醒大江流,江載一船離恨向衡州」,則把離恨形象化了,似乎它是看得見、摸得著的東西,因而成為歷代傳誦的名句。
賀新郎 送胡邦衡待制 宋.張元幹
夢繞神州路。悵秋風,連營畫角,故宮離黍。底事昆侖傾砥柱,九地黃流亂注?聚萬落千村狐兔。天意從來高難問,況人情,老易悲難訴!更難浦,送君去。
涼生岸柳催殘暑。耿斜河、疏星淡月,斷雲微度。萬里江山知何處?回首對床夜語。雁不到,書成誰與?目盡青天懷今古,肯兒曹恩怨相爾汝?舉大白,聽《金縷》。
賞析:全詞情緒高亢,音韻流暢,壯懷激烈,感人肺腑。
點絳脣 呈洛濱、筠溪二老 宋.張元幹
清夜沉沉,暗蛩啼處檐花落。乍涼簾幕,香繞屏山角。
堪恨歸鴻,情似秋雲薄。書難託,盡交寂寞,忘了前時約。
賞析:詞的上半闋側重寫景,以景寓情,動靜結合。下半闋巧設比喻,抒發情懷。作者通過對自己寂寞處境及心情的描寫,使讀者充分體味到其內心對朝廷長久不能收復中原的悲憤和失望。
瑞鷓鴣 彭德器出示胡邦衡新句,次韻 宋.張元幹
白衣蒼狗變浮雲,千古功名一聚塵。好是悲歌將進酒,不妨同賦惜餘春。
風光全似中原日,臭味要須我輩人。雨後飛花知底數?醉來贏取自由身。
賞析:這闋詞深沉含蓄,寓意深刻。「白衣蒼狗變浮雲」句,打當時世事的變幻不定形象地表現出來,特別是最後一句「醉來贏取自由身」,令人更加深刻地感到,南宋時期諸多愛國志士的悲慘處境,他們渴望「自由」,對現實中沒有「自由」又是何等的憂鬱和悲憤。
薄幸 送安伯弟 宋.韓元吉
送君南浦。對煙柳,青青萬縷。更滿眼、殘紅吹盡,葉底黃鸝自語。甚動人,多少離情,樓頭水闊山無數。記竹裡題詩,花邊載酒,魂斷江干春暮。
都莫問功名事,白髮漸、星星如許。任雞鳴起舞,鄉關何在,憑高目盡孤鴻去。漫留君住。趁酴醾香暖,持杯且醉瑤台露。相思記取,愁絕西窗夜雨。
賞析:這闋詞的上闋,從寫景、敘事兩個方面抒發送別之情,既有對眼前景物的描寫,也有對以往舊事的懷念回憶。下闋主要是對國家前途和個人命運的慨嘆,又緊緊扣住送別這個中心,氣豪筆健,情婉語新,藝術上頗具特色。
點絳脣 途中逢管倅 宋.趙彥端
憔悴天涯,故人相遇情如故。別離何遽,忍唱《陽關》句。
我是行人,更送行人去。愁無遽。寒蟬鳴處,回首斜陽暮。
賞析:這闋詞親清淡雅,情娩意深。其結尾處以「寒蟬」、「斜陽」,一聲一色映托分別的愁苦,讓人回味無窮。
漁家傲 寄仲高 宋.陸游
東望山陰何處是?往來一萬三千里。寫得家書空滿紙。流清淚,書回已是明年事。
寄語紅橋橋下水,扁舟何日尋兄弟?行遍天涯真老矣。愁無寐,鬢絲幾縷茶煙裡。
賞析:這闋《寄仲高》,通過寄語親人,表達了作者思念家鄉,飄泊異鄉的淒苦心情。該詞的結尾處給人以消極的感覺,但這種消極低沉恰恰表明了作者不甘心長期如此的內心世界。
鷓鴣天 宋.范成大
休舞銀貂小契丹。滿堂賓客盡關山。從今嫋嫋盈盈處,誰復端端正正看。
模淚易,寫愁難。瀟湘江上竹枝斑。碧雲日暮無書寄,寥落煙中一雁寒。
賞析:在別離的筵席上,作者看到被金滅亡的契丹族舞蹈,不由得想到自己國家的命運,想到自己與朋友分手後,孤獨淒涼的處境,心情十分愁悶。對這種愁悶心境的抒發,作者不是採用直抒胸臆的手法,而是貼切地引用典故,真切地描摹景象來委娩地表達,耐人尋味。
賀新郎 宋.辛棄疾
把酒長亭說。看淵明、風流酷似,臥龍諸葛。何處飛來林間鵲,蹙踏松梢微雪。要破帽多添華髮。剩水殘山無態度,被疏梅料理成風月。兩三雁,也蕭瑟。
佳人重約還輕別。悵清江、天寒不渡,水深冰合。路斷車輪生四角,此地行人銷骨。問誰使、君來愁絕?鑄就而今相思錯,料當初、費盡人間鐵。長夜笛,莫吹裂。
賞析:在這闋詞中,作者高度形象地讚美了好友陳亮,抒發了對陳亮的深厚情誼,以及對陳亮的無比懷念。在描寫景物時,或就景敘情,或即事寫景,自然地表露了對國家前途的憂慮和內心沉鬱悲涼的情緒,具有強烈的感染力。
賀新郎 用前韻送杜叔高 宋.辛棄疾
細把君詩說:恍餘音、鈞天浩蕩,洞庭膠葛。千丈陰崖塵不到,惟有層冰積雪。乍一見、寒生毛髮。自昔佳人多薄命,對古來、一片傷心月。金屋冷,夜調瑟。
去天尺五君家別。看乘空、魚龍慘淡,風雲開合。起望衣冠神州樓,白日消殘戰骨。嘆矣甫諸人清絕!夜半狂歌悲風起,聽錚錚、陣馬檐間鐵。南共北,正分裂。
賞析:上闋盛讚杜斿的詩,對他報國無門、請纓無路的境遇非常同情。下闋激勵杜斿不要灰心,在國事動蕩之時,可能有上昇的時機。但當權者空談誤國,也難有所作為。詞中作者抒發了自己憂國憂民、愁思難眠的悲憤心情,表達了夙志未愁、壯心不已的氣概。
憶王孫 秋江送別,集古句 宋.辛棄疾
登山臨水送將歸。悲莫悲兮生別離。不用登臨怨落暉。昔人非。惟有年年秋雁飛。
賞析:這闋集古句詞,運用巧妙,轉接自如。所用古句與原詩詞中句意相連繫,與新集句相融合,使全詞內容非常豐富,別有韻味。
水調歌頭 壬子三山被召,陳端仁給事飲餞席上作 宋.辛棄疾
長恨復長恨,裁作短歌行。何人為我楚舞,聽我楚狂聲?余既滋蘭九畹,又樹蕙之百畝,秋菊更餐英。門外滄浪水,可以濯吾纓。
一杯酒,問何似,身後名?人間萬事,毫髮常重泰山輕。悲莫悲生離別,樂莫樂新相識,兒女古今情。富貴非吾事,歸與白鷗盟。
賞析:這是一闋感時撫事之作。詞中抒寫了自己的真情實感,寫了對南宋朝廷是非顛倒、輕重不分的不滿,以及自己一心報國,不求名利,絕不同投降派合流的志結情操。
卜算子 宋.石孝友
見也如何暮。別也如何遽。別也應難見也難,後會無憑據。
去也如何去。住也如何住。住也應難去也難,此際難分付。
賞析:這闋離別詞在寫作上與眾不同。作者既沒有去設計送別時的場景,也沒有去著意刻畫人物的形象,而是集中筆墨,緊緊圍繞離人心態這一點,採用白描手法,運用明白如話的口語,直抒胸臆,使全詞清新俊逸,「盡得風流」。
鷓鴣天 懷王道甫 宋.陳亮
落魄行歌記昔游,頭顱如許尚何求。心肝吐盡無餘事,口腹安然豈遠謀。
纔怕暑,又傷秋。天涯夢斷有書不?大都眼孔新來淺,羨爾微官作計周。
賞析:這闋懷友詞很有特色。表面上作者是在自述衷曲,實際上是巧借追憶往日友情,闡發自己的夙志來對好友進行嘲諷和批評,這種嘲與批評的交織,形成了作品的主調,反映了作者對待友誼的態度。
賀新郎 懷辛幼安,用前韻 宋.陳亮
話殺渾閒說!不成教、齊民也解,為伊為葛?樽酒相逢成二老,卻憶去年風雪。新著了、幾莖華髮。百世尋人猶接踵,嘆只今、兩地三人月!寫舊恨,向誰瑟。
男兒何用傷離別?況古來、幾番際會,風從雲合。千里情親長晤對,妙體本心次骨。臥百尺高樓鬥絕。天下適安耕且老,看買犁賣劍平家鐵!壯士淚,肺肝裂!
賞析:這闋《賀新郎》當作於淳熙十六年。這時距隆興和議已有二十六年,南宋朝廷只求偷安,根本無心收復中原。面對日愈腐敗的朝廷,想到昔日的豪情壯志,作者不禁憂國哀時,心潮難平。因此,儘管是懷友之作,但淒愴悲憤之情躍然紙上,慷慨剛烈之氣流露於字裡行間,充分體現了陳詞的風格。
蝶戀花 別范南伯 宋.楊炎正
離恨做成春夜雨。添得春江,地東流去。弱柳繫船都不住,為君愁絕聽鳴艣。
君到南徐芳草渡。想得尋春,依舊當年路。後夜獨憐回首處,亂山遮隔無重數。
賞析:這闋送別詞,上闋寫送別前、送別時依依不捨的心情,下闋寫對往事的回憶和別後的思念。上下兩闋皆能融情寓景,借景抒情。在作者的筆下,無論是春雨,春江、弱柳、鳴艣,還是當年舊路,今日亂山,都一一化作有血有肉的有情之物,或直喻,或曲喻,或烘托,將作者內心深處的情感惟妙惟肖地表現了出來,具有較強的藝術感染力。
柳梢青 送盧梅坡 宋.劉過
泛菊杯深,吹梅角遠,同在京城。聚散匆匆,雲邊孤雁,水上浮萍。教人怎不傷情?覺幾度、魂飛夢驚。後夜相思,塵隨馬去,月逐舟行。
賞析:這闋送別詞與一般的送別詞不同。作者寫二人的友情,主要是通過對別後魂牽夢縈的思念來表現,而不是僅僅停留在送別場面的泛泛描寫上。對往事的回憶,擇取的實例很有特點。詞中所用的比喻,貼切而又生動,加強了詞的抒情色彩。
八歸 湘中送胡德華 宋.姜夔
芳蓮墜粉,疏桐吹綠,庭院暗雨乍歇。無端抱影銷魂處,還見篠牆螢暗,蘚階蛩切。送客重尋西去路,問水面琵琶誰撥?最可惜,一片江山,總付與啼。
長恨相從未款,而今何事,又對西風離別?渚寒煙淡,棹移人遠,縹緲行舟如葉。想文君望久,倚竹愁生步羅襪。歸來後,翠尊雙飲,下了珠簾,玲瓏閒看月。
賞析:這闋詞約作於淳熙十三年以前,詞人客游長沙之時。通觀全詞,運化無痕,氣脈不斷,激切而又淒娩。
木蘭花慢 別西湖兩詩僧 宋.盧祖皋
嫩寒催客棹,載酒去,載詩歸。正紅葉漫山,清泉漱石,多少心期。三生溪橋話別,悵薜蘿猶惹翠雲衣。不似今番醉夢,帝城幾度斜暉。
鴻飛,煙水瀰瀰。回首處,只君知。念吳江鷺憶,孤山鶴怨,依舊東西。高峰夢醒雲起,是瘦吟窗底憶君時。何日還尋後約,為余先寄梅枝。
賞析:這闋送別詞作者借道別西湖詩僧之由,抒發了自己倦於仕途、嚮往隱居生活的心情。全詞用典貼切自然,且處處與隱居相關連,格調高雅,空靈清新。
滿江紅 送廖叔仁赴闕 宋.嚴羽
日夜觚稜,秋漸滿,蓬萊雙闕。正錢塘江上,潮頭如雪。把酒送君天上去,瓊琚玉佩鴻列。丈夫兒富貴等浮雲,看明節。
天下事,吾能說;今老矣,空凝絕。對西風慷慨,唾壺歌缺。不灑世間兒女淚,難堪親友中年別。問相思,他日鏡中看,蕭蕭髮。
賞析:這闋詞寫得很有氣勢,格調雄壯,催人奮發。上闋重在敘事,下闋重在抒情。上下兩闋貫以豪邁雄健的激情,一氣到底,感人至深,不失為一闋上乘之作。
鷓鴣天 惜別 宋.嚴仁
一曲危弦斷客腸。津橋捩柂轉牙檣。江心雪帶蒲帆重,樓上風吹粉淚香。
瑤草碧,柳芽黃。載江離恨過瀟湘。請君看取冬流水,方識人間別意長。
賞析:這闋詞自使至終籠罩在淒婉愁怨的氛圍中。詞人巧借別離的一景一物,注入自己戀戀不捨的滿腔衷情,逐層展開,步步深入,結句時達到高潮,使人愈加體味到深遠的情味。
沁園春 夢孚若 宋.劉克莊
何處相逢?登寶釵樓,訪銅雀臺。喚廚人斫就,東溟鯨膾;圉人呈罷,西極龍媒。天下英雄,使君與操,餘子誰堪共酒杯。車千乘,載燕南趙北,劍客奇才。
飲酣畫鼓如雷,誰信被晨雞輕喚回。嘆年光過盡,功名未立;書生老去,機會方來。使李將軍,遇高皇帝,萬戶侯何足道哉!披衣起,但淒涼感舊,慷慨生哀。
賞析:這是一闋追懷亡友的詞。詞的上闋寫夢境,以誇張的手法,表達了二人深摯的愛國情感和對恢復中原的渴望。下闋寫夢醒後作者面對現實的感嘆,抒發了作者懷才不遇、報國無門的悲憤之情。這闋詞充分體現了劉克莊詞豪放的風格,尤其是散文化詞句的使用和融化,更是生動自然,很有特點。
玉樓春 戲呈林節推鄉兄 宋.劉克莊
年年躍馬長安市,客舍似家家似寄。青錢換酒日無何,紅燭呼盧宵不寐。
易挑錦婦機中字,難得玉人心下事。男兒西北有神州,莫滴水西橋畔淚!
賞析:這闋詞的格調很高,「旨正而語有致」。風格上於委婉之中寓有激昂。結尾「男兒西北有神州,莫滴水西橋畔淚」,「足以使懦夫有立志」,成為千古佳句,顯示了作者壯心不已的愛國情操。
滿江紅 送李御帶珙 宋.吳潛
紅玉階前,問何事、翩然引去?湖海上、一汀鷗鷺,半帆煙雨。報國無門空自怨,濟時有策從誰吐?過垂虹、亭下繫扁舟,鱸堪煮。
拚一醉,留君住。歌一曲,送君路。遍江南江北,欲歸何處?世事悠悠渾未了,年光冉冉今如許!試舉頭、一笑問青天,天無語。
賞析:這闋送別詞,飽含了作者對友人被迫歸隱的深切同情,對朝廷昏庸無道,不能任用賢能的無比憤慨。同時,也傾訴了自己憂國憂民、懷才不遇的沉痛心情。「試舉頭、一笑問青天,天無語」三句,慷慨悲鬱,感人肺腑,使全詞愈加豪放、悲壯。
沁園春 餞稅巽甫 宋.李曾伯
水北洛南,未嘗無人,不同者時。賴交情蘭臭,綢繆相好;宦情雲薄,得失何知?夜觀論兵,春原弔古,慷慨事功千載期。蕭如也,料行囊如水,只有新詩。
歸兮,歸去來兮,我亦半征帆非晚歸。正姑蘇臺畔,米廉酒好;吳松江上,嫩魚肥。我住孤村,相連一水,載月不妨時過之。長亭路,又何須回首,折柳依依。
賞析:這闋詞的一個顯著特點是,感情真摯樸實,用語平淡自然。追昔撫今,毫不雕琢做作,使人感到親切真實。
點絳脣 送李琴泉 宋.吳大有
江上旗亭,送君還是逢君處。酒闌呼渡,雲壓沙鷗暮。
漠漠蕭蕭[oem1] ,香凍梨花雨。添愁緒。斷腸柔櫓。相逐寒潮去。
賞析:這闋送別詞,作者正是較好地將淒苦的離別之情,寓於離別時的各種景物之中,致使全詞深蘊而有餘味。
酹江月 驛中言別 宋.鄧剡
水天空闊,恨東風不惜世間英物。蜀鳥吳花殘照裡,忍見荒城頹壁。銅雀春情,金人秋淚,此恨憑誰雪?堂堂劍氣,斗牛空認奇傑。
那信江海餘生,南行萬里,屬扁舟齊發。正為鷗盟留醉眼,細看濤生雲滅。睨柱吞嬴,回旗走懿,千古沖冠髮。伴人無寐,秦淮應是孤月。
賞析:這闋用典很多,但決不是有意掉書袋。每個典故都用得恰到好處,形象而生動地表達了作者內心的萬千感慨,增強了作品的力度。
高陽臺 和周草窗《寄越中諸友》韻 宋.王沂孫
殘雪庭陰,輕寒簾影,霏霏玉管春葭。小帖金泥,不知春在誰家。相思一夜窗前夢,奈個人水隔天遮。但淒然,滿樹幽香,滿地橫斜。
江南自是離愁苦,況游驄古道,歸雁平沙。怎得銀箋,慇懃與說年華。如今處處生芳草,縱憑高,不見天涯。更消他,幾度東風,幾度飛花。
賞析:這闋春日懷念友人的和詞,寫得淒楚而哀婉,從不同的側面抒發了對友人的思念和對他羈旅無歸的同情,同時,也紓曲隱約地寄託了對亡國之恨的感嘆,可稱得上是王沂孫詞的代表作之一。
賀新郎 鄉士以狂得罪,賦此餞行 宋.蔣捷
甚矣君狂矣。想胸中、些兒磊,酒澆不去。據我看來何所似,一似韓家五鬼。又一似、楊家風子。怪鳥啾啾鳴未了,被天公、捉在樊籠裡。這一錯,鐵難鑄。
濯溪雨漲荊溪水。送君歸、斬蛟橋外,水光清處。世上恨無樓百尺,裝著許多俊氣。做弄得、棲棲如此。臨別贈言朋友事,有慇懃、六字君聽取;節飲食,慎言語。
賞析:這闋餞行詞在寫作之上很有特點,它以詞的形式作了篇類似散文式的贈序。這不僅因為詞中運用了許多散文化的句子,更重要的是在文勢上,具有較濃的古文贈答及書信體的風格,對詞體的發展有重要意義。
江城子 王溫季自北都歸,過余三河,坐中賦比 金.蔣珪
鵲聲迎客到庭除,問誰?故人車。千里歸來,塵色半征裾。珍重主人留客意,奴白飯,馬青芻。
東城入眼杏千株。雪模糊,俯平湖。與子花間,隨分倒金壺。歸報東桓詩社友,曾念我,醉狂無。
賞析:這闋詞上闋寫友人王溫季自北部遠道而來,路過三河,作者盛情待客的情景;下闋寫於友人賞花飲酒,思鄉戀友的心情。全詞情真意切,極有韻味。尤其是最後兩句,不正面去寫自己對友人的懷念,而是採用提問的形式,問友人是否還記念自己,構思新穎,別法別致。
臨江山 河山亭留別欽叔、裕之 金.辛願
誰識虎頭峰下客,少年有意功名。清朝無路到公卿。蕭蕭茅屋下,白髮老書生。
邂對床逢二妙,揮毫落紙堪驚。他年聯袂上蓬瀛。春風蓮燭影,莫問此時情。
賞析:辛願是元好問、李獻能的前輩,詞中首先表現了作者對自己少年功名不就的感慨,隨後便滿懷深情地對兩位才華橫逸的年輕人給予極大的鼓勵,並希望他們奮發向上,而不要念及自己。該詞佈局獨到,題寫「留別」,卻始終沒有看到一句對離別的描寫,作者通過寫相逢和祝願,將離別之意暗寓其中,使詞意更加含緒蘊藉。
感皇恩 出京門有感 金.李俊民
忍淚出門來,楊花如雪。惆悵天涯又離別。碧雲西畔,舉目亂山重疊。據鞍歸去也,情淒切!
一日三秋,寸腸千結。敢向青天問明月。算應無恨,安用暫圓還缺?願人長似,月圓時節。
賞析:這是一闋告別友人的詞。詞的上闋將敘事與寫景交叉結合,具體、形象、生動;下闋則化用《詩經,采葛》、蘇軾《水調歌頭》語意,抒發自己的離愁之苦和內心美好的期望,含蓄溫婉,情意誠摯。
臨江山 李輔之在齊州,予客濟源,輔之有和 金.元好問
荷葉荷花何處好?大明湖上新秋。紅妝翠蓋木蘭舟。江山如畫裡,人物更風流。
千里故人千里月,三年孤負歡游。一樽白酒寄離愁。慇懃橋下水,幾日到東州!
賞析:作者回憶起同李輔之三年前歡聚濟南,暢游大明湖的情景,禁不住思緒萬千。而今要同友人分離得更遠了,難免愁思百轉,無限惆悵。詞作將這種團聚的歡快和離別的愁苦,僅用數十個字便真實而形象地表達了出來,充分體現了作者深厚的文學造詣。
滿江紅 別大名親舊 元.許衡
河上徘徊,未分袂,孤懷先怯。中年後,此般憔悴,怎禁離別。淚苦滴成襟畔濕,愁多擁就心頭結。倚東風,搔首漫無聊,情難說。
黃卷內,消白日;青鏡裡,增華髮。念歲寒交友,故山煙月。虛道人生歸去好,誰知美事難雙得。計從今,佳會幾何時,長相憶。
賞析:上闋寫離別時的愁苦,「淚苦滴成襟畔濕,愁多擁就心頭結」是名句,不但對仗工穩,還將行人愁腸百結、不忍遽去的情形寫了出來。下闋寫不忍離去的種種原由,「黃卷內,消白日」,表示對讀書生活的留戀。據載,許衡學問淵博,凡經、傳、子、史、禮、樂、名物、星曆、兵刑、食貨、水利之類,莫不精究。結尾以「美事難雙得」自慰自嘆。全詞語調親切自然,筆致細生動,哀婉而感人。
鷓鴣天 贈馭說高秀英 元.王惲
短短羅淡淡妝,拂開紅袖便當場。掩翻歌扇珠成串,吹落談霏玉有香。
由漢魏,到隋唐,誰教若輩管興亡。百年總是逢場戲。拍板門錘未易當。
賞析:上闋以簡潔傳神的幾筆勾勒出了高秀英淡雅的裝扮、凝重的神態和高超的技藝。下闋則從說書人的感受寫來,點明高秀英的說書以歷史為題材,不但講得形象生動,還能總結歷代興衰教訓,給聽者以啟迪。結尾「百年總是逢場戲。拍板門錘未易當」,暗寓歷史像舞臺,人生如演戲。
南鄉子 送友人劉仲澤北歸 元.張弘範
煙草入重城。馬首關山接去程。幾度留君留不住,傷情。一片秋蟬雨後聲。
無語淚縱橫。別酒和愁且強傾。後會有期須記取,叮嚀。莫負中秋月夜明。
賞析:上闋「幾度留君留不住」到下闋「無語淚縱橫」至尾句「莫負中秋夜月明」,寫得極有層次,先是苦留,再是餞行,繼之寄望於中秋之月夜,朋友之間至死不移的情義躍然紙上。
念奴嬌 憶仲良 元.劉因
中原形勢,東南壯、夢裡譙城秋色。萬水千山收拾就,一片空梁落月。煙雨松楸,風塵淚眼,滴盡青青血。平生不信,人間更有離別。
舊約把臂燕南,乘天上,曾對河山說。前日後期今日近,悵望轉添愁絕。雙闕紅雲,三江白浪,應負肝腸鐵。舊游新恨,一時都付長鋏。
賞析:上闋寫懷友情切,思極成夢。下闋追憶舊游,前日曾把臂相約,同游「雙闕」與「三江」,然佳期日近而朋友永訣,縱有鐵石心腸也要肝腸寸斷了。
南鄉一剪梅 招熊少府 元.虞集
南阜小亭臺,薄有山花取次開。寄語多情熊少府,晴也須來,雨也須來。
隨意且銜杯,莫惜春衣坐綠苔。若待明朝風雨過,人在天涯,春在天涯。
賞析:全詞緊扣「招」字寫來,別有情趣,先說山花相繼開放,是「招」的原因,接下去直接「招」之,「晴也須來,雨也須來」。下闋「隨意且銜杯」,是「招」的內容,「若待明朝風雨過,人在天涯,春在天涯」,則是作者不可不「招」而熊少府「招」之不可不來的重要理由了。
踏莎行 江上送客 元.張翥
芳草平沙,斜陽遠樹,無情桃葉江頭渡。醉來扶上木蘭舟,將愁不去將人去。
薄劣東風,天斜落絮,明朝重覓吹笙路。碧雲紅雨小樓空,春光已到銷魂處。
賞析:詞作以景開頭,勾勒出一幅送客江頭的自然景觀,「將愁不去將人去」一句,極其直白,卻道盡了千古送別的真諦,是為警句。下闋「傷心人別具眼目」,視東風「薄劣」,觀柳絮「夭斜」。則是通過景物折設作者的離別心境,見出作者對友人的拳拳深情。
阮郎歸 憶別 元.王從叔
風中柳絮水中萍,聚散兩無情。斜陽路上短長亭。今朝第幾程。
何限事,可憐生,能消幾度春。別時言語總傷心,何曾一字真。
賞析:用「風中柳絮水中萍」比喻人世間的聚散,然而柳絮、浮萍「聚散兩無情。」,人卻難以忘情,還是牽掛著友人在斜陽路上的奔坡之苦。下闋慨嘆人生短暫,青春易逝。「別時言語總傷心,何曾一字真」,指臨別時互相安慰之語,不免掩飾離愁別緒,是發自肺腑之言,語含幽怨卻極傳神。
臨江仙 明.劉基
街鼓無聲更漏咽,不知殘夜如何。玉繩歷落耿銀河。鵲驚穿暗樹,露墜滴寒莎。
夢裡相逢還共說,五湖煙水漁蓑。鏡中綠髮漸無多。淚如霜後葉,槭槭下庭柯。
賞析:詞的上闋寫夢醒後夜景的淒情寂寥。可以看出作者念友情深。下闋寫夢中相會情景,亦十分感人。結尾兩句用朋友成句,銜接得天衣無縫,渾然一體。
臨江山 贈余浩 明.史鑒
秋水芙蓉江上飲,憐渠無限風流。紅牙低按《小梁州》。淡雲拖急雨,依約見江樓。
最似採蓮人似月玉,相逢並著蓮舟。唱歌歸去水悠悠。清孤館夜,明月太湖秋。
賞析:上闋回想昔日離別前宴飲的情景。下闋回到現實中,當作者重來昔日宴飲之處時,只見美麗如玉的採蓮姑娘歡歌笑話,並舟而歸。
滿庭芳 送友人還會稽 明.黃周星
新綠方濃,殘紅盡落,多情正自凝眸。不堪南浦,又復送歸舟。便倩江郎作賦,也難寫別恨離愁。消魂久,斜陽芳草,天際水悠悠。
問君何處去,若耶溪畔,宛委山頭。有千巖競秀,萬壑爭流。愧我江湖跡遍,到如今,仍坐書囚。遲君至,開襟散髮,詠月醉南樓。
賞析:上闋寫與友人送別的心情,正為春去而惆悵,又逢南浦送友。下闋盛讚友人故鄉有錦繡河山,再以自己的境況進行對照,結句相約朋友酒醉南樓,章法活潑。
青玉案 憶舊 明.王夫之
桃花春水湘江渡,縱一艇,迢迢去。落日赬光搖遠浦,風中飛絮,雲邊歸雁,盡指天涯路。
故人知我年華暮,唱徹灞陵回首句。花落風狂春不住。如今更老,佳期逾杳,誰倩啼鵑訴。
賞析:上闋通過寫景重溫了舊日告別時自己頻頻回望,不忍離去的情形。下闋與上闋相連,先寫送行故人對自己的關懷之情,繼而感嘆「佳期逾杳」,恢復大明王朝的希望越來越渺茫,誰能夠請求啼鵑來訴說痛苦的心情呢!
桂枝香 寄友村居 明.張逸
天高氣肅,正一派秋聲,悲吟萬木。瀟灑遠山抹翠,澄溪漾玉。故人家住殘陽外,小楓村、低低茅屋。煙生蘆渚,霜霑菊圃,酒香茶熟。
疏籬畔,山中野服。想竹欄琴韻,松窗棋局。四壁清幽,閒掛雲林幾幅。鯉魚風起天橫雁,待一葉、尋他剡曲。開樽長嘯,池邊蟹紫,牆頭橘綠。
賞析:開篇用大筆勾勒,境界極開闊。接下去改用細筆描繪,從住的「茅屋」、穿的「野服」,以至牆上掛的圖卷,到飲酒賞菊、撫琴下棋的高情雅趣,即是誇讚友人高潔脫俗的格調,也表現出對友人的掛念與欣羨。結尾也很新穎,告訴友人,金秋風起後,將駕一葉扁舟,前往探訪,開樽暢飲,酒醉長歌。
長亭怨 與李天生冬夜宿雁門關作 明.屈大均
記燒燭、雁們高處,積雪封城,凍雲迷路。添盡香煤,紫貂相擁夜深語。苦寒如許,難和爾、淒涼句。一片望鄉愁,飲不醉、壚頭駝乳。
無處,問長城舊主。但見武靈遺墓。沙飛似箭,亂穿向、草中狐兔。那能使、口北關南,更重作、州門戶。且莫弔沙場,收拾秦弓歸去。
賞析:詞的上闋寫冬夜與李天生共宿雁門關,燈前敘話,飲酒和詞的情況。下闋借弔古以傷今,抒發滄桑之變與家國之恨。從「一片望鄉愁」到「無處,問長城舊主」,沉痛悲壯之情溢於言表。結尾「收拾秦弓歸去」,則有等待時日,東山再起的意向。
南柯子 淮西客舍接得陳敬止書,有寄 清.毛奇齡
驛館吹蘆葉,都亭舞柘枝。相逢風雪滿淮西。記得去年殘燭照征衣。
曲水東流淺,盤山北望迷。長安書遠寄來稀,又是一年秋色到天涯。
賞析:詞作上闋憶去年相會,下闋寫今日的旅愁,章法嚴謹。「驛館吹蘆葉,都亭舞柘枝」與「曲水東流淺,盤山北望迷」是兩對對仗極工穩的句子。詞尾「長安書遠寄來稀」似有責怪之意,其實正反映出作者念友心切,盼信心急的實情。
如夢令 白沙江上送貽上之金陵 清.王世祿
沙尾孤舟潮涌,手底離觴酒重。忽忽惱雲帆,不似青驄堪控。如夢,如夢,昨夜短篷相共。
賞析:發端兩句對仗工穩,簡潔地寫出行舟待發,別酒難盡的餞送場面和淒清的氛圍。「忽忽惱雲帆,不似青驄堪控」,又為一妙句。船行要按潮起潮落的時刻,不如騎馬可隨意留連,這一意思用「惱雲帆」道出,頓生意趣。
菩薩蠻 懷友 清.董俞
去年元夕和君別,今年又見梅如雪。寒雁一聲聲,君從何處聽?愁來渾似醉,千里同憔悴。煙艇暮江寒,誰憐行路難?
賞析:上闋於寫景中敘事,去年元宵佳節之夜與友人分手,倏忽一年,又是梅開如雪,寒雁聲聲的時後,卻不知友人漂泊何處,於是發出「君從何處聽」的問話,似請友人作答,而友人不知何處焉能回答,作者也因思念過度而如醉如痴了。下闋承上句意,「愁來渾似醉」,這句十分深刻,非親身體驗難以道得如此貼切。
惜分飛 蠡城別友 清.萬樹
豆酒新槽花露滴,小宴橙香菊色。離思誰知得?鯉魚橋下風邊笛。
柳外疏星珠歷歷,獨倚烏篷畫楫。明月能相憶,送人直過西興驛。
賞析:上闋如許多別離詞一樣,先寫餞別情景,但有新意,「離思誰知得?鯉魚橋下風邊笛」,不言從小橋留水、清風笛聲中感受到離別愁緒,而說小橋風笛最懂離思。下闋寫別後的孤獨,近見楊柳,遠望星辰,獨倚孤舟,無不引發萬般愁緒,折射出友人間的依依深情。
金縷曲 (兩首) 清.顧貞觀
季子平安否?便歸來,平生萬事,那堪回首?行路悠悠誰慰藉?母老家貧子幼。記不起,從前杯酒。魑魅搏人應見慣,總輸他、覆雨翻雲手。冰與雪,周旋久。
淚痕莫滴牛衣透。數天涯、依然骨肉,幾家能夠?比似紅顏多命薄,更不如今還有。只絕塞、苦寒難受。廿載包胥承一諾,盼烏頭馬角終相救。置此札,君懷袖。

我亦飄零久。十年來,深恩負盡,死生師友。宿昔齊名非忝竊,試看杜陵消瘦,曾不滅、夜郎僝僽。薄命長辭知己別,問人生、到此淒涼否?千萬恨,為兄剖。
兄生辛未吾丁丑。共些時、冰霜摧折,早衰蒲柳。詞賦從今須少作,留取心魂相守。但願得、河清人壽。歸日急翻行戌稿,把空名料理傳身後。言不盡,觀頓首。
賞析:這兩闋《金縷曲》因是以詞代信,所以起結都以書信的格式入詞,起篇「季子平安否」,如同普通信函開頭須向對方道安問好一樣,口氣親切。兩闋詞首尾相呼應,合成完整的書信形式。第一闋詞主要寫吳漢被冤流放,作者忠於友情,一定要救友人回來的決心。第二闋側重追敘二人的友情,勸友人多加保重等待回歸。
金縷曲 贈梁汾 清.納蘭性德
德也狂生耳!偶然間、緇塵京國,烏衣門第。有酒惟澆趙州土,誰會成生此意?不信道、遂成知己,青眼高歌俱未老,向樽前、拭盡英雄淚。君不見,月如水。
共君此夜須沉醉。且由他、蛾眉謠諑,古今同忌。身世悠悠何足問,冷笑置之而已。尋思起、從頭翻悔。一日心期千劫在,後身緣、恐結他生裡。然諾重,君須記。
賞析:這闋詞直抒胸臆,筆勢馳驟,感人至深地寫出了顧貞觀相見恨晚、相互知心、千劫不變的誠摯友情,同時表達了對有才之士沉居下僚的同情與不平。
鳳凰臺上憶吹簫 清.賀雙卿
寸寸微雲,絲絲殘照,有無明滅難消。正斷魂魂斷,閃閃搖搖。望望山山水水,人去去、隱隱迢迢。從今後,酸酸楚楚,只似今宵。
春遙,問天不應。看小小雙卿、裊裊無聊。更見誰誰見,誰痛花嬌。誰望歡歡喜喜,偷素粉,寫寫描描。誰還管,生生世世,夜夜朝朝。
賞析:詞作寫得細膩而哀娩,尤其突出的特點是,全詞使用了二十一個疊字,且用得工穩生動妥貼,造成了迴環柔娩、綿延不絕的藝術效果,極富感染力。
水調歌頭 仇二以湖湘道遠,且憐余病,勸勿往,詞以謝之 清.黃景仁
一事與君說,君莫苦羈留。百年過隙駒耳,行矣復何求?且耐殘羹冷炙,還受曉風殘月,博得十年游。若待嫁娶畢,白髮待人不?
離擊筑,驩彈鋏,粲登樓。僕雖不及若輩,頗抱古今愁,此去月明千里,且把《離騷》一卷,讀下洞庭舟。大笑揖君去,帆勢破清秋。
賞析:詞作開門見山,「一事與君說,君莫苦羈留」,語氣如同當面講話,開篇便不俗。接下去講一定要赴湖湘的想法和原因。下闋連用三個典故,通過漸離擊筑,馮驩彈劍,王粲登樓,隱喻自己以前賢為榜樣,與歷史人物相頡頏的抱負,「頗抱苦今愁」,說得氣象宏大。結尾「大笑揖君去,帆勢破清秋」,更表現出不同凡響的豪情壯志。
酷相思 寄懷少穆 清.鄧廷楨
百五佳期過也未?但笳吹,催千騎。看珠澥盈盈分兩地。君住也,緣何意?儂去也,緣何意?
詔緩徵和醫並至。眼下病,肩頭事。怕愁重如春擔不起。儂去也,心應碎!君住也,心應碎!
賞析:詞作上闋鮮明地表示出在抗英的關鍵時刻將他同林則徐調開的不滿。下闋則是對國家前途的深深憂慮和以國事為己任的愛國之情。上闋後四句和下闋後四句遙相對應,以短促的節拍重復句意,更強調了詞作那悲憤激昂的豪壯氣氛。
江神子 送友人之蘭州 清.黎兆勛
愛君豪性敵元龍。論生風,氣如虹。曾識天狼,爭挽鐵胎弓。人笑書生能殺賦,非俠客,實英雄。
而今身世等飛篷。任浮蹤,轉西東。憔悴青衫,客路忽相逢。長揖向余何處去?將訪道,八崆峒。
賞析:上闋是對友人豪放品格的讚美。首句以一個「愛」字領起,摯愛之情縱貫全篇。下闋筆峰一轉,與上闋形成了鮮明的對照,而今的友人如飄泊的飛蓬,全無昔日的風采,憔悴青衫,行將遠遁深山,超絕塵寰了。
江城梅花引 雨中接雲姜信 清.顧春
故人千里寄書來,快些開,慢些開,不知書中安否費疑猜。別後炎涼時序改,江南北,動離愁,自徘徊。
徘徊、徘徊、渺予懷,天一涯,水一涯。夢也,夢也,夢不見、當日裙釵。誰念碧雲凝佇費腸迴。明歲君歸重見我,應不是,別離時,舊形骸。
賞析:詞作開篇便說,「故人千里寄書來」,接著出現了戲劇性的場面,「快些開,慢些開,不知書中安否費疑猜」,一個非常形象傳神的細節,讀者仿彿看到了作者拿信後既驚又喜,想開不敢開,遲疑猜畏的神態。這一「快」一「慢」寫出了接信一瞬間那種歡欣與憂慮糾纏不清的矛盾心態。
滿江紅 送安曉峰侍御謫戌軍臺 清.王鵬運
荷到長戈,已禦盡、九關魑魅。尚記得、悲歌請劍,更闌相視。慘淡烽煙邊塞月,蹉跎冰雪孤臣淚。算名成、終竟負初心,如何是?
天難問,憂無己。真御史,奇男子。只我懷抑塞,愧君欲死。寵辱自關天下計,榮枯休論人間世。願無忘,珍惜百年生,君行矣。
賞析:上闋回顧往事,對友人作了極高的評價,對朝廷不能重用人才極為不滿,字裡行間,能感受到作者對國事的深刻思考、憂慮以及憤慨和悲嘆。下闋寫對朋友的敬佩與勉勵。格調很高,不僅是友誼的頌歌,也是抒寫愛國情懷的壯歌。

[oem1]

沒有留言: